休闲装

2021-11-30 17:59:52 作者:休闲装

  休闲装来自休闲装

从前一个人这般过,现在也是如此,又有什么区别呢?

易昭思索了一下,手里想要展开自己的折扇,但却只抓到了空气,他恍然察觉,为了隐藏身份,他的折扇早就收起来了,并未拿在手上。

苏晚卿瞧着柳婷在听完知府大人的话之后,看向她的眼里,带上了真真切切的敌意。

难不成,知府大人是在包庇这个丑女人?

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,便如同野草一般,野蛮生长,怎么做也无法断绝它的生机。她依然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依然一往无前,但她却知道,自己背后多了一个依靠,不像当年一般,只有她自己一个人,一个人独自战斗,既孤独,又洒脱,不受任何束缚。

若是换做以前的苏晚卿,从来认定一个目标,便会一往无前,根本不会在乎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能够用嘴解决的事情,为何非要靠武力呢?佛曰,打架的孩子都不是什么好孩子,咱们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吵一架,不是挺好的吗?

裴修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身旁娇妻眼里满满的狡黠和笑意,似乎这件事情对她来说,充满了乐趣一般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裴修回以一个无奈的神情,但他的眼中却是毫不掩饰的宠溺。

也许,是周围的朋友都有了伴侣,而自己还孑然一身,时间一长了,也许自己都觉得有些孤单吧。

苏晚卿瞟了一眼身旁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,趁柳婷不注意的时候,冲着他挤了挤眼,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。

一旁的易昭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,默默地远离这对夫妻。

一个人多自由自在,为何要想办法给自己添堵呢?这不是傻子的行为吗?

易昭想到这里,脸色顿时好了一些,嗯,他说服他自己了,他最近只是狗粮吃多了,才会如此。

因为,生活永远不会允许她倒下。如果可以,她真的很想立刻冲上前,揪住这个女人的头发,将她胖揍一顿,让她知道她柳婷的厉害!

“知府大人,您为何要为这位夫人说话,难道您也不心疼阿勇吗?他这张脸若是真的毁了,您让妾身如何是好?阿勇以后还要讨媳妇儿呢,若是他见不得人了,严重一些,断子绝孙了,日后妾身到了黄泉路下,如何向死去的父母交代呢?”

柳婷语气凄凄婉婉,她甚至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擦着自己的眼睛,一副悲伤至极的模样。远离屠狗的这对夫妻,他就能平平安安。

看到这一幕,易昭觉得,自己未免太多余。她若是倒下了,那之前所有努力的一切,就全都白费了。她觉得自己活成了自己从未想过的样子,但是这个样子,她感到很轻松,很愉快,不需要考虑太多东西,哪怕只是平平淡淡的度过每一天,她都觉得一点都不会浪费。

似乎从发现晚晚怀孕之后,她的性子便变得十分小孩子气,不管是什么小事情,她总要去凑一脚,参与一番,并且对此乐此不疲,怎么玩都不会生厌。只是这样的情绪,会被自己下意识的忽视,他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怎么时候呢,虽然楚炎也易了容,但他身上独特的气质也无法掩盖。

可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他都会一直站在她的身后,做她最坚强的后盾,这就足够了。反正晚晚喜欢玩,就让她玩就是了,后面若是有什么烂摊子,他自然会收拾得妥妥当当的。

看一看身边的朋友,如今都是成双成对,除了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。

这个女人又!嫌!弃!她!

她凭什么!

柳婷觉得自己此刻,肚子都要被气炸了。只能说,一个人自带独特的气质,不管是什么模样,都无法完全隐藏自己。

易昭看了一眼在他身边看戏看得津津有味的小决,即便小决脸上戴了一张还有着麻子的脸,但他那一双圆溜溜,充满灵气的杏眼,却是怎么也遮挡不住。他就这样就可以了,不需要再想那么多。

若真让她选择的话,也许她还是愿意选择如今这样的生活。

现在,她的原则嘛,罢了,她好像已经没什么原则了。

她决不允许自己的宝宝变丑!若是宝宝变丑了,那一定是这个女人的错!

柳婷眼看着苏晚卿转过眼去,非常“及时的”从她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嫌弃。

若冰和楚炎两个人并未说话,但楚炎却耐不住寂寞,伸出自己的小指,去勾住若冰的食指。而且,也没人可以给予她依靠,她甚至不认为,自己会找到那个想要的依靠。

易昭后退了两步,恰巧身旁便是易了容的若冰和楚炎。

自从遇到裴修,与他相知相恋之后,苏晚卿恍然发觉,自己多久,没有操心过什么事情了。

若冰冷淡的瞟了一眼楚炎,换做平时,她早就把楚炎给怼哭了。

冒出这样的想法时,易昭忽然惊醒了。

但奇迹的是,若冰也并未甩开楚炎的手,而是看了他一眼,收回了自己的目光。

更重要的是,柳婷剜自己的时候,眼角还带着一颗晶莹的泪珠,显然方才她的眼泪还未即使擦掉。

也许,人生的快乐尚且如此。

她怎么允许,这个女人被知府大人这般维护着?

柳婷狠狠地剜了一眼苏晚卿,在知府大人转过头来的时候,立刻又换上了一副温婉脆弱的神情,甚是我见犹怜。对待自己的妻子,不就应该如此吗?快乐着她快乐的,或者让她放手去做她觉得快乐的事情,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便可以了。

因为,她被裴修保护的太好了。

但这会儿他们为了不引起注意,并未吭声。他怎么会有如此沧桑的想法,难不成是因为他老了吗?

不可能,作为一个年轻俊美的公子,易昭绝不承认,自己会有这么沧桑的想法。而不像当初一般,她孑然一身,背后无人,因而只能做一个坚强无比的女人。

若冰虽然如今看起来只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子,但身上冷淡的气息,却依然若隐若现,让人无法忽视。

苏晚卿仅仅看了她一眼,便很快移开了自己的目光。

易昭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小孩子就是好,无论如何,总是无忧无虑的,真让人羡慕。

他明明只是站在这里,怎么感觉自己又吃了一嘴狗粮呢?受不了,受不了,他不应该承受这些。她真的不能再看下去了,实在是太丑了,她都怕真的污了眼睛。

罢了,可能只是因为自己最近狗粮吃太多了,才会冒出这样荒唐的想法。

无怪乎别的,光是这傻帽的气息,就压根无法掩盖了,毕竟这是楚炎独特的气息。

真要算起来,如今的苏晚卿,不如说身上多了更多的烟火气,也更加随心所欲,遇到自己想做的事情,便随性而为了,根本不会想太多,更不计较任何的后果。

不管站在哪里,都觉得自己很多余,这样的情绪冒出来,该如何纾解?

。至少,他若是易了容在易昭面前,易昭也会第一眼就认出他来。而知府大人的眼神看过来时,柳婷还顺势多挤了两滴眼泪掉下来,泪水划过她惨白的面庞,看起来更是……吓人。

即便长相普通,脸上还有难看的麻子,却让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忽略他的眼睛。

苏晚卿见状都忍不住咋舌,这个女人变脸的速度,可真够快的,说是神速也不为过了。

于是,易昭清晰的看见,若冰的食指稍微往回勾了勾,将楚炎的小指也勾住了!

紧接着,楚炎那个傻缺眼底冒出了狂喜的光芒。

她光是这样清清冷冷的站在那里,即便面容平凡,也依然会引起旁人的注意。柳婷怔了怔,看着知府大人眼里的羞恼,终于后知后觉的,在他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……尴尬?

难不成,阿勇这般模样,是因为知府大人的缘故?

不,怎么可能呢,知府大人平日里分明最疼爱阿勇了,也从未骂过他什么事情,怎么会对他动手呢?柳婷是怎么想,也想不明白这件事情。

作为苏晚卿的夫君,这是裴修认为自己最应该做的事情。

不过苏晚卿之所以敢这般肆无忌惮,说到底,也是因为她心里充满了安全感,她潜意识里知道,她不管做什么事情,身旁总会有人守护着她。

苏晚卿眼神没看向柳婷,嘴里却忍不住诚恳的说道:“婷儿姑娘,并非小女子说你,若你真的很疼爱柳勇公子,在这会儿功夫,你想必已经找来大夫帮他医治了,婷儿姑娘觉得呢?”

柳婷顿时一个眼刀过去。若冰冷冰冰的眼神扫过去,楚炎还冲着她露出了一个傻笑。所以依靠自己,不把希望轻易寄托在别人身上,这是苏晚卿一贯的原则。

你不说话,没人当你是哑巴!

苏晚卿装作没有看见,她如今也没什么事情做,这一个两个的都这么蠢,她现在觉着光靠一张嘴气死人,实在是一件充满了乐趣的事情休闲装

  

    标签:

    上一篇 :下一篇 :